欢迎来到记忆方法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心里没有你

编辑: 伤心小箭 关键词: 伤感故事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他和她同岁,她比他大两个月,他们都出生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农场里,他们自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不同的是,她成绩优秀,而他成绩一般;她性格温和腼腆,而他活泼开朗,爱好广泛。唯一相同的是,他和她都喜欢读书,两人来往最多的理由就是互相借书看。

初中了,两人仍然同班。她是班级的学习委员,每天都在刻苦学习。而他仍然在优哉游哉,与男同学到处疯跑,侃大山,吹牛,成绩仍然在中间晃荡。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期的到来,他对她产生了好感,而且是狂热的喜欢上了她。每天,他都在课堂上用余光扫她一眼,看她沉静的样子,读书的神态,他就很高兴。但他还小,初中生也不允许谈恋爱,他不敢表示,只能把这种感觉埋藏在心里。

她长的很白净,很漂亮,很温柔,班级里有不少男同学暗恋她,他心里什么都知道。有些胆子大的男同学已经对她有明显的暗示了,时不时地在言语中有所表示,他都看在眼里。有这么多情敌,而自己又没有什么竞争优势,怎么能不伤心。每当他看到其他男同学对她大献殷勤,他就嫉恨的心里一阵阵疼痛。但他是个理智的人,一声不吭,默默地把疼痛埋在心里。好在让他欣慰的是,她在初中三年里,从没有与任何男生有任何绯闻,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初三最后一学期,他慌了。她成绩很好,连续三年都是班级的头名,考上重点高中是不成问题的,而他的成绩仍然是班级的十八九名,能考个普通的高中就不错了。他不想与她分离,如果高中后两人不同校同班,他无法想象自己怎么度过高中的每一天。

他开始发奋,但最后一个学期发奋读书确实有点晚了,而且他满脑子都是她,怎么能收回心来好好学习呢?中考揭榜了,她顺利地考上了省级重点高中,而他黯然地留在了本校,就读农场的普通高中,小高中很小,一个年级只有两个班。

他看着她高高兴兴地骑着自行车回家去报喜,眼泪不住的打转,觉得一辈子也见不到她了。

上了高中后,他仍然每天都在想念她,可惜的是,他们没有见面的机会,他也不可能到她就读的高中去找她,因为他不想早恋,何况,他也感觉到,她并不喜欢他,一切都是自己在幻想,柏拉图怎么说的?对,精神恋爱。

高一的一个星期天,他漫无目的去集市上玩,居然遇到了她,原来她也来逛街。他欣喜之极,因为他没想到世界会这么小,会在这个场所遇到她。但他一看到她就紧张,匆匆说了几句话就走了。走了很远,他偷偷回过头看看她,没想到,她也正站在原地望着他——他惊呆了!

也许是她喜欢自己?他开始胡思乱想。终于,他下定决心要表白,不表白的话,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心安。他给她写了一封非常简短的信,让她来找自己,什么理由都没写。

信寄出后,他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终于可以约她了,担心的是,她不会来。

一个周六的下午,他正在午睡。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妈妈开门的声音,并且说:“这不是小洁吗?你怎么有空来这?”他头脑立即变得清醒,从床上爬起,该来的终于来了。

他跑到客厅,真的是她,坐在椅子上冲自己笑。她说:“我看到你的信了,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团证的事?”——她是他的入团介绍人。“有点事,这个……”他支支吾吾地说,“我们出去说吧”。然后,他直接开门就走。她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自然。妈妈也感到莫名其妙,问:“小洁来了,你也不说给她拿个苹果倒杯水,直接就走,太没礼貌了”。可这些,他都不管,他只想做完自己的事。

他家旁边就是农场的医院,他把莫名其妙的她带到了医院的康乐园,一股脑把自己如何喜欢她,如何思念她都告诉了她,最后竟然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她静静地听,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该说的都说完了,她说:“好好学习吧,你比我聪明,何必想不着边际的事呢。”

他明白了,事情只能到此为止,原来的幻想都是一场空,人家眼里没你,你又何必自作多情,徒增烦恼呢?

以后的事情就顺利了,他开始知道学习了,他想,自己一定要考一个理想的大学,要比她强,要让她仰视自己。虽然学习步入正轨,但她仍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依然是那么文静,那么温柔。

三年后,他考入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学政治教育专业,而她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工程专业。他又失望了,她是那么优秀,考入了全国重点大学,哈工大,那是什么学校,那是G9高校之一啊,而自己读的哈师大,只不过是个省属院校而已。原来希望她能仰视自己,没想到,仍然是自己在仰视她。女人比男人高一等,男人还有什么戏?

他满腹惆怅地去报道了。哈师大和哈工大距离并不远,但他从来没有去看过她,因为他不想去贸然接受对自己无比残酷的审判。但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心里却一直都在念叨着她,仍然痴心不改,仍然希望她能喜欢他。

大三的时候,他终于无法克制自己,他觉得在不去找她,他简直无法再活下去。他不相信,难道自己对她的痴情还不能感动她?

他写了一封14页的长信,把自己这么多年来对她的喜欢,对她的思念,自己的所思所想都写了出来,这封信他读了好多遍,写的很感人,因为这是用他的心写成的,字字都滴着自己泪,而这些泪全是因为爱她的缘故。之所以选择写信,是因为他觉得很多话直接说出来容易造成误会,还是写信的方式比较好。写完信,他直接跑到哈工大去找她,看到她从教学楼里出来,他的心都碎了。她家境条件不好,穿着很朴实,明显落后于时代,扎着马尾辫,身形消瘦,脸色苍白。他为她感到难过。

她带他到了一家小餐馆,点了好几个菜。他有些不安,他不想让她多花钱,但她说老同学来了,做东是必须的。坐下后,菜上来了,她问:“你姐姐都还好吧?”他回答“还好,大姐一直在华东师大读研,今年打算考博,二姐在同济大学读研,比我混的好。”他问“你弟还好吧?”她回答:“还好,在东北林业大学,读英语”。两个人笑了,因为从小同班,对方的家里人彼此都认识。但随后,就再也笑不出来。

他把信拿出来递给她,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像在等待法官的审判。她开始读信,读的很认真,一页一页的翻纸,小餐馆里是那么安静,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渐渐的,她流泪了,开始啜泣。直到读完信,她哭了,他也哭了。

她说:“我知道你对我好,从小我就能感觉到,我真的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但是实事求是的说,我真的不喜欢你,你是我的好朋友,仅此而已”。她又说:“你干嘛紧盯着我呢?比我好的女孩有的是,你何必苦了自己呢?”

他无话可说,默默地抹眼泪。一桌子的菜,最终没有动一口。他走了,脚步沉重而又沉默无语。她送他上了公交车,他在车上看着她,但她马上扭过头去。他流泪了,算了吧,只能这样了,人家心里没你,何必讨人厌呢。该结束的都结束了,走吧。

大学毕业后,他像他的姐姐一样,考取了厦门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最终获得了复旦大学经济学的博士学位。然后到南方的一所大学当了几年老师,又调动到政府机关,36岁那年,当上了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也算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了。他结婚很晚,35岁才结婚,妻子是杭州人,担任中国银行国际结算中心的主任,年轻漂亮,温柔大方,有知识有学历,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在别人眼里,他的家庭成功而幸福,赢得了很多人羡慕的眼神。

而14年的时间,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杳无音讯。她就像他心目中的虹,美丽而遥远。

一次,他利用去上海出差的间隙看望一位初中的女同学,这个女同学和她关系很好,现在仍然保持来往。聊天的时候,那个女同学突然提起了她,从女同学口中,他得知她目前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建筑设计院任职,待遇很好,但个人生活一团糟,三十七岁了,仍然单身,连男朋友都没处过。女同学叹了一口气说:“小洁的性子太傲了,一般男人入不了她的眼,结果高不成低不就。其实她对找个男朋友也挺着急的,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尊心强。”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因为他了解她的性格,有才的女人一般脾气都比较特。他从女同学那里要来她的电话号码,然后告辞了。

此后,两个人又恢复了联系,但每次都是在QQ上偶尔问候一声也就罢了,毕竟岁月流逝的太久了。唯一聊的时间长的一次就是她问起他的妻子,是做什么,多大了,哪里人?他把空间里他和妻子的婚纱照开放给她看,她看了,但没有再留言。不知道是不感兴趣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一次,他又回到黑龙江的那个小农场,时隔多年回到出生地,有种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感觉。

一个初中同学突然找到他,说小洁要结婚,需要用他父母的房子待客(他们两家离得很近)。他大吃一惊,忙问:“和谁?”“我操,”同学爆了句粗口,“还不是原来5班的老猫,真是他妈的鲜花插到牛粪上了,老猫有艳福。”

他的心立即像被鞭子抽了一下,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老猫”,他与“老猫”互相认识,“老猫”初中毕业就走向社会,在哈尔滨打工,工作飘忽不定,用现在的话说属于“人生失败者”,她居然……他默默无语。

她马上就结婚了,但他并没有收到请柬,是她忘记了?——可她明明知道他回来了啊,而且要用他父母的房子待客?难道是“老猫”知道他曾经喜欢过她,不同意给自己发请柬?那这样的话,她结婚,自己是去还是不去呢?他心乱如麻,怎么也理不出头绪来。

结婚那天到了,女同学都到她父母家里去,帮她忙化妆之类的活计。男同学们都跑到他父母的家里来聚坐闲聊,聊小时候的趣事,聊她和“老猫”这让人大跌眼镜的婚事。他没有参加聊天,只是忙前忙后,给同学端茶倒水,自己要尽到地主之谊嘛。

婚车来接新娘子了,男同学一哄而出,都跑到她家去看接新娘子的盛况,只留下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父母家里——她并没有给他发请柬,他怎么好去呢。

过了好大一会,两个男同学跑进来,拉着他说“走啊,婚车走了,新娘子都接了,你还呆在家,不去喝喜酒等什么呢?”。他尴尬的笑了笑“我没接到请柬,去干嘛啊?没准人家不想请我呢,何必讨人嫌呢”……同学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收到请柬?怎么会?”可他确实没有收到。

同学想了想,“没请柬用你父母的屋子干什么?是不是忘记了?不管那么多了,先去再说。”然后不由分说的拉起他就走。

到了举办婚礼的酒店,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她表情平静,既没有做新娘子的喜悦,也没有为嫁“老猫”而伤心,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他看的出来,她并不喜欢“老猫”,但也不怎么反感——其实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而“老猫”呢?他有些激动,脸上红扑扑的。“老猫”个子很高,有185左右,而她160不到,两人站在一起,身高反差很大。“老猫”长相粗矿,典型的彪形大汉,由于从事体力劳动,长相明显偏老,皮肤黝黑而粗糙。而她呢,白白嫩嫩,一脸的书香气质。

他默默的坐在一个角落,目不转睛的盯着婚礼台上的婚礼,每一个仪式在他的眼里都是一片浑浊的空白,他的眼前全是他当初向她表白的画面,眼泪一直在他眼眶里打转,甚至有点晶晶点点了。

新人终于走到他所在的桌子敬酒,她看到了他,眼睛瞬间的一跳,但随后就归于平静。她和“老猫”共同向他敬酒,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毫不迟疑,这酒,他必须喝。

有个同学发话了“小洁,老猫,你两个做事可不怎么样,怎么没给老同学发请柬?你们还用他父母的房子待客了呢,安的什么心?”“老猫”惊讶的睁大眼睛:“是吗?有这种事?”他转过头看看她,“我不是说了嘛,所有同学都必须请到,怎么会没有他的请柬?忘了吧?我真该死,来,我再敬你一杯,向你赔罪。”

他看了看她,只见她仍然表情平静,没有做任何解释,他看得出来,没有给他请柬,是她故意的,是不想让他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但“老猫”的酒他不能不喝,毕竟如何,老猫没什么错。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感到酒的味道全是苦涩。

几天之后,他陪着父母到街上闲走,忽然看到她也在街上闲走。他的父母热情的打招呼:“小洁,当新娘了,不陪着新郎,还出来乱逛?”她笑了笑,不置可否,“你们也出来逛啊?多出来逛逛挺好。”她又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海南?”“一个星期之后。”他简短的回答。她不再问,冲他的父母笑一笑,转身离开了。

他看着她的背影,这一次,她没有回头。他明白,她眼里真的没他。“人家眼里没你,你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他父母在前面走,他默默地跟在后面。只听他母亲正在念叨她的事。“小洁这孩子也是,脾气怪得很,谁都看不上,高不成低不就,结果找了现在的对象,白瞎这孩子了。”父亲说:“别人家的事你瞎操的什么心?”母亲继续争辩:“本来就是这样,我是为小洁惋惜。”父亲说:“依我看,小洁还不如现在这个丈夫呢,她除了白白净净,有学历,还有什么?脾气那么古怪。他对象虽然工作不理想,学历也不高,但最起码人家不特。小洁能找到他不错了,我以为她会一辈子嫁不出去呢。”母亲继续念叨着:“这孩子如果不是挑挑拣拣,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飞机抵达他生活的城市了,他的妻子抱着一岁多的儿子来机场接他。他看到妻子兴高采烈的样子,很感动。自己的妻子那么年轻、漂亮、有朝气。和她一比,他现在突然明白了,自己原来对她的思念其实就是一种精神幻想。回到现实生活中,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妻子比她要优秀的多,他能和妻子结婚,是多大的幸福啊。他为什么把感情放在一个眼里没有自己的女人身上呢?他为什么生活在一个虚幻的感情中呢?

他想明白了,得不到的总觉得很好,得到了又觉得没那么好,老调重弹的这句话其实只是一种感觉。其实仔细想一想,现在所得到的才是最美好的。要珍惜现拥有的美好,而原来得不到的东西其实不见得适合你。

走出机场,他不由得冲着蓝天长舒一口气:“人家心里没有你,真好!”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n/shanggan/558663.html

相关阅读:喜鹊羽
痴心情深遇游戏人间
你走了 也就散了
一个让我哭湿了好几张纸,无法读下去的故事!
金鸟和银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