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记忆方法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野菊花不准流泪

编辑: 伤心小箭 关键词: 伤感故事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野菊花不准流泪

作者:周维凯

东铃发疯一般抱着飞儿的身体就向急救车跑去,嘴里撕心裂肺的号啕着,“飞儿,挺住,你不能死,妈不能没有我的飞儿,飞儿乖,你只是累了,想睡一下,对吗,飞儿,妈在你身边,你醒醒,快看看妈妈,好吗,我的飞儿”。医院终究没有留住飞儿,十三岁的飞儿因为冷,为了取暖,触电身亡了。飞儿冰冷的躯体已经不会再醒来了,几次昏死过去的东铃哭干了所有的泪,此时此刻,这世界上能够给她活下去的理由的人再也没有了,真正的孑然一身了,她一次次责怪自己,孩子,是妈不好,妈不加班你就不会走,妈真糊涂呀,为什么总是留你一个人在家呀,妈咋不多陪陪我的飞儿呀。

东铃命苦,出生在河南一个很偏远的大山里,从小就学会了做许许多多的事情,她是老大,弟弟妹妹也靠她照顾,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的东铃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只好和一个本家哥哥南下江苏扬州打工,在这里她认识她的第一个恋人陈剑,陈剑是四川宜宾人,是东铃最好的同事雨儿的表哥,人虽然不算高,但也长得英俊潇洒,高高的鼻梁下总有一张微笑着的嘴,挺招人喜爱的那种男生,起初东铃并不想恋爱,但是看见宿舍里的姐妹们都找到了心意的人,也是出于一种寻找保护的目的,东铃和陈剑开始交往起来,陈剑是另一个厂的包装师傅,他比东铃大一岁,东铃那种大山里的质朴的美也深深吸引了陈剑,两个人的心越走越近,东铃十九岁生日那天,陈剑请来了许多老乡,为东铃亲自戴上了一条求婚的金项链,陈剑发誓,这一生一定要对东铃好,一辈子爱她,绝不让她受任何委屈。这一夜,东铃哭了,她很感动,第一次有人爱她,第一次有人答应保护她,她感觉到自己太幸福了,她流的是幸福的泪。

没多久东铃和陈剑同居了,陈剑拼命的加班,说是多赚点钱给东铃一个甜蜜的家,东铃一下班就往两个人的出租屋跑,她想多陪陪陈剑,听他讲四川老家那些充满神秘的故事。日子一长,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黏,谁也离不开谁了。这段岁月里,应该是东铃人生最幸福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世间的人情冷暖,相依相偎,生死不离。

日子很快,东铃感觉到这段时间总是恶心,呕吐,从来没有经历过事的东铃以为自己感冒了,胡乱吃了一点感冒冲剂,可是始终都想吐的感觉,后来一次碰到雨儿谈起,已经耍过几个男朋友的雨儿才告诉她,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怀孕了。检查结果出来了在,东铃真的怀孕了。既喜又悲,喜的是她和陈剑有孩子了,悲的是毕竟她们还没有结婚,要是老家父母知道了会打断她的腿。晚上,她把这个消息告诉陈剑,陈剑高兴得跳起来,告诉东铃,过年就回四川老家结婚,并说,明天就给东铃父母汇款12000元作为彩礼。两个人俨然一对小夫妻,日子越来越恩爱。

转眼间东铃已经怀孕4个月有多了,陈剑依然不停地加班,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他对东铃说,现在累点,以后孩子出来日子就会好点,我年轻,没事的。人总是这样,祸福难料,一个深夜,陈剑极度疲惫,靠在墙边打盹,由于视线的原因,开叉车的师傅没有看见陈剑,直接从陈剑的身上开过去了,陈剑当场毙命,从此东铃和陈剑阴阳相隔,当东铃感到现场的时候陈剑已经被送到太平间了,而且上了锁,最后的一面东铃也没有实现,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一看见陈剑的衣服她所有的泪就不自主的流了下来,肚子里的孩子从此没有父亲了,现在的她该怎么办?第二天,陈剑的父母赶到了扬州,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接受了老板赔偿的15万元就匆匆火化了自己的儿子,当东铃站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她怀了陈剑的孩子,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两个老人看着东铃,说道,孩子,我们知道你和陈剑的事,陈剑也告诉我们你怀了孩子,还叫我们准备好过年给你们结婚,现在剑儿走了,你还年轻,至于孩子你还是打掉吧,以后你也好找一个婆家,这是一万块钱,你好好的妥善安置自己吧。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东铃收下了这一万块钱,默默地走回了自己和陈剑的出租屋。

东铃不想哭了,所有的眼泪都已哭完了,班也没有上了,不多久,她便孤身一人回到了河南老家新乡,她没有回大山里,一个人找了一个便宜的房子住下来,只是想静静,好好的想一想自己今后的路怎么走,特别是肚子里的孩子。东铃母亲得到消息赶到城里来,她坚决反对东铃生下孩子,每天都缠着东铃去医院做掉肚子里的孩子,孩子已经6个多月了,医生告诉东铃,孩子已经成型了,现在做很危险,你要考虑清楚。那天,东铃执傲地跑回了出租屋,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不管今后的路有多么艰难,她不再放弃孩子,即使相依为命也要留下自己和陈剑的骨肉。母亲痛苦的回去了,只是告诉她,临盆的时候再来。东铃手里还有24000多元,她现在什么也不做,一心等着孩子的到来,此时此刻,她才二十岁。

春节过了,雪又多大风就有多大,这样的季节里,东铃迎来了她的孩子,是个男孩,取名陈飞,意思就是总有一天要让儿子飞到四川宜宾去看看自己的父亲,告诉父亲,妈妈留下了他,我是你们的儿子。刚满月,东铃就让母亲把孩子接回农村老家,自己开始寻找工作,她不想坐吃山空,她必须抚养孩子成长,东铃年轻,人又漂亮,很快就被聚香斋聘为收银员,每天上班下班的日子也算是安心,休班就赶回农村去看看飞儿,为了听飞儿的声音,她专门为父母买了手机,每次回去除了奶粉她还会买很多吃的穿的,一想到孩子没有父亲她就总是觉得亏欠孩子什么。

时间很快,飞儿都已经三岁了,聚香斋一位大姐又在给她张罗对象,她很坦诚的告诉大姐,她有一个遗腹子,找的人必须对她儿子好才行,否则免谈。

大姐介绍的男的也是刚离婚的,有个女孩5岁多了,他在一个公司当业务员,女儿判给他。也就是说东铃和他结婚就要面临两个孩子的抚养,后来想想自己的条件也不怎么样,只要对孩子好,也就没有过多去计较了。同样没有任何仪式,她只是把自己的穿的搬过去就算结婚了,这是她人生接受的第二个男人,至于爱与不爱现在她也说不清,她需要一个家,他也需要一个家,两个人就因为想有一个家而走到了一起,一开始男的对她挺好的,夜班也会来接她,她也经常给他女儿买穿的吃的,有空还带去游乐园玩,相安无事的两年过去了,东铃的儿子也5岁了,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商量后她把儿子也接了回来,儿子的到来增加了家里的开支,本来两个人收入不是特别高,加上两个孩子,就显得入不敷出了。每次看到她给儿子买的东西他就总是唉声叹气,两个人慢慢地渐行渐远了,后来,他和女儿居然不回家了,东铃一打听,才听说他和前妻开始藕断丝连了,东铃和他什么手续都没办,她们只是同居而已,此时此刻,她没有底气去找对方,想想也就忍气吞声了,没多久,东铃就带着儿子离开了这个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家。

儿子已经六岁多了,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没有户口的儿子只好到郊区学校读书,还要缴议价,每天中午东铃给儿子五块钱,叫他吃碗面或者快餐打发。幸好东铃节俭,经济上还不是那么拮据,为了给儿子做饭,下班就往家里赶,这样平淡的生活也算安安稳稳的过来了,转眼间儿子已经初一了,会洗衣,拖地,炒鸡蛋饭了,看着儿子越来越大了,东铃决定加班,这样每月可以多1200元,晚上7点到夜里12点。为了儿子,她心甘情愿去做,她不想自己的儿子会比别人家差多少。这是一个年轻妈妈的心,还不到三十岁的东铃已经有了一颗四十岁的心,反反复复的折腾,她没有畏惧,她学会了淡然处之。

回忆往事对东铃来说是最大的痛苦,自己走过来的每一秒钟好像都特别的慢,不过看着飞儿越来越像陈剑那样英俊,心里多少有了一点安慰。本来打算暑假就带飞儿回四川宜宾去看他父亲,可是,飞儿却决绝地走了,早已苦干眼泪的东铃彻底的垮了,唯一的依恋都没有了,红布包着飞儿的骨灰,寸断肝肠,东铃决定,送儿子回四川,让他们父子团圆。

夜幕下的火车站是如此的凄冷,化了淡妆的东铃就在今夜送儿子上路,儿啊,走吧!我们一起回家,你怕冷,你躺在妈妈的怀里吧,妈妈在,什么都不怕。火车进站,东铃和儿子出发了。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n/shanggan/564666.html

相关阅读:你走了 也就散了
金鸟和银鸟
痴心情深遇游戏人间
一个让我哭湿了好几张纸,无法读下去的故事!
喜鹊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