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记忆方法网-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练学习方法!

考级孩子心声:看到乐器就怕哪里来的成功?

编辑: 路逍遥 关键词: 考试技巧 来源: 逍遥右脑记忆


昨天8:30,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几十个琴房同时奏响上海音乐学院今夏钢琴考级乐曲。早上8:00不到,东平路、岳阳路上的停车位就被占满,不少家庭是祖辈、父辈同上场送孩子赶考。今天,上海音乐家协会今夏钢琴考级也将在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拉开帷幕。

新上海人低龄琴童 人数逐增加

昨天上午,上音夏季钢琴考级第一天,从五六岁的娃娃到十几岁的青少,纷纷在家长的护送下走进考场。 27个考场,每个考场两位考官。

记者在现场看到,护送陪伴考生到场、在考场外等候的大多为父母,祖父母辈也占一定比例,偶尔能看到祖辈和父辈共同护送的家庭。一位监考老师告诉记者,近来,每都会有一家六个大人送考的场景,今也不例外,昨天已有这样的小考生享受特别待遇。私家车或出租车开到上音附中门口,家长背着饮料、扇子、风油精、人丹等各种防暑降温物品,严阵以待。

35℃的高温天,家长们送孩子进入考场后,都须在室外等候。为了降温避暑,上音附中在考场外搭起七八个白色凉棚,还放置了椅子让家长休息,并提供水、风油精、人丹等。 “这两天很热,天气预报说接下来几天可能要下雨,凉亭既可避暑也可躲雨。 ”

上海音乐学院继续教育学院赵增茂教授今天上午接受采访时说,“建议家长和考生不要太早到场,天气太热,候场时间过长可能影响考生的发挥。每位考生在考前已经知道自己入场时间,在这个时间之前20分钟左右到考场就可以。 ”东平路道路比较狭窄,校园因为施工场地有限,不提供停车场,附近部分马路提供停车,但停车位不多,最近的一个停车场在岳阳路的教育会馆,但面积也并不大,监考老师建议考生乘出租车、地铁或公交前往。

今上音钢琴考级报名人数约12000人,比去增加近3000人。上海音乐家协会的报考人数也是稳中略有上升。上音考级负责人毕德荣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近一两来,新上海人让子女参加钢琴以及其他乐器考级的人数越来越多,这使其在整个参考人群中的比例有所上升。目前,新上海人子女参考的龄层主要集中在低龄琴童。

■考生故事

姐妹俩齐学琴 切磋琴艺提高修养

昨天下午2点半,记者来到位于岳阳路的上海音乐学院附中考点时,16岁的琳琳一边吃着 “三色杯”冰激凌,一边和妈妈一起等13岁的妹妹菲菲从考场出来。很快,菲菲奔出考场,边跑边嚷“音阶没弹好,这里的钢琴没家里好,上手不习惯,平时没犯的小错误都犯了,不过平时犯的大错误都没犯! ”

在琳琳读小学三级、菲菲读一级时,姐妹俩开始学钢琴,昨天琳琳考九级、菲菲考八级。琳琳平时每天弹琴一小时,考级前进行 “冲刺”,每天练四小时;菲菲比姐姐“淡定”一些,平时和考级前都把练习量稳定在一小时。虽然学琴的起步龄比大多数孩子晚,但她们的妈妈倒也不着急:“循序渐进嘛,只要她们有兴趣、能坚持就好,有一点自己的爱好,有时候不高兴了,也可以弹一会儿琴,纾解一下心情。 ”

“有的时候我在楼上弹琴,姐姐会冲上来说‘你哪里哪里弹得不好,应该怎么怎么弹’! ”菲菲嘻嘻笑道。由于姐妹俩一起学琴,平常可以互相交流、切磋,琳琳和菲菲都很喜欢音乐,除了钢琴,她们还喜欢唱歌、舞蹈。随着琴技提高,她们开始用零花钱买自己喜欢的曲子,在家里轮流弹,琴声叮咚作响,姐妹俩的艺术修养也逐提高。

她们的妈妈有很不错的艺术教育理念,她说:“有的家长觉得中学课业负担重了,就逼着孩子在小学毕业一定要考出十级;十级考三首曲子,硬练或许也练得出来,但如果孩子对琴、对音乐没有感觉,又有什么意思呢? ”

妈妈感慨每次弹琴都要“威逼利诱”

近四十的孙女士在考级主办方搭的凉棚下,边用“考级手册”扇风边耐心地等待11岁的儿子皓皓。过完暑假,皓皓就五级了,学琴也有5多了,这次考七级。他平时每天练琴半小时到四十分钟,考前冲刺阶段加量到3小时,分成6个30分钟完成。不过,每一次皓皓练琴,孙女士都要坐在旁边“督工”。

“他从一开始就没兴趣,现在好很多了。 ”孙女士说,一开始让皓皓学琴,是看到幼儿园里好几个小朋友都去学了,所以,皓皓开始时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每次弹琴都要“威逼利诱”。 “其实,做什么事都要坚持,可以通过弹琴来锻炼孩子意志力”,孙女士说。不过,她也坦言,如今有“骑虎难下”之感,她估计皓皓能顺利考出七级,但要不要继续考下去,就十分矛盾了。考吧,皓皓实在不感兴趣,何况级别越高难度也越高,看到孩子把时间、精力花在自己不感兴趣的事上,也心疼;不考吧,她又担心皓皓失去目标和动力,从此不再练琴,她很希望儿子能坚持每天至少弹一小会儿。

“如果不是考级,孩子确实能有很多时间做其他的事,但想到放弃又不甘心。 ”这时,孙女士急吼吼结束谈话,“哦,我儿子考好出来了,我去接他了。 ”

枯燥练琴使孩子想买炸弹炸钢琴

由于每上音和上海音协的夏季钢琴考级大多被安排在8月初,每个暑假的第一个月是沪上琴童家中钢琴曲最集中飘扬的日子,但也是不少琴童最苦恼的季节。

几前,毕德荣教授的外甥在考钢琴六级前悄悄对他说:“舅舅,外面有没有卖炸弹的? ”毕教授面对着10岁的小外甥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小外甥恨恨地说:“我想买个炸弹把钢琴炸了! ”

毕教授告诉记者,教授方法的不科学、孩子不喜欢练琴而仍被逼着苦练等各种原因,导致中国琴童中痛恨钢琴者大有人在。记者曾到黄浦区某高中生家中采访,发现他家的钢琴上有很多刀痕、鞋印、指甲印,他笑着说,自己是钢琴累累伤痕的始作俑者,因为小时候被妈妈逼着练琴,所以迁怒于钢琴,希望钢琴有一天发不出声音了才好。

■现场花絮

妈妈追吼“不要弹错”

“心静下来!”“进去先用湿巾纸擦擦琴键。 ”“再喝口水,不要紧张哦! ”……在候考区入口,众多考生家长围着窄小的、只容一人走过的玻璃门,殷切地对孩子叮咛道。由于不少考一级、二级、三级的小琴童还不到10岁,家长对孩子独自进场很不放心。

8岁的彤彤要考二级,爷爷用胳膊肘挤开其他家长,企图“护送”宝贝孙女进场,被考场工作人员拦下。爷爷大声嚷道:“她太小了,一个人怎么进去啊! ”考场工作人员耐心劝说:“老师会把每个孩子领到考场的,你放心!”彤彤的爷爷将信将疑地放彤彤走进玻璃门,见老师没有第一时间走到孙女身边,又忍不住想往前挤。

“妈妈,我没考过,我害怕。 ”6岁的澄澄嗫嚅道。 “不怕的,就像在家里弹一样! ”澄澄妈妈说,“我们虽然没考过钢琴,不是考过画画和英语吗!都一样的! ”在妈妈鼓励下,澄澄走进玻璃门。谁知,他刚走到登记台,他妈妈就扒着门向内吼道:“澄澄,不要弹错! ”

■专家建议

小型演奏会让学习更带劲儿

如何让孩子在弹琴的过程中少些负面情绪,多些积极主动?这是令无数家长头痛的课题。毕德荣教授表示,家长和老师要认真对待学琴,要么不弹,一旦经过孩子同意开始,就不应随意停止。一方面要保证学习的连续性,另一方面也是培养孩子对待任何一件事的认真态度。不要硬逼着孩子一味练习枯燥的曲子,不妨通过“乐曲—练习曲—音阶”穿插的方式让孩子轮流练习,每周分别侧重一个方面。

部分钢琴老师的方法值得借鉴。徐汇区龙兆苑一位钢琴老师每隔一段时间把他教的琴童组织起来,举行一个小型演奏会。更有个别钢琴老师每到上音贺绿汀音乐厅租演奏厅,为学生举办像模像样的钢琴演奏会。孩子们身着正装,展示琴技,有的稚嫩,有的熟练,但个个充满热情。家长们说,这样的活动对孩子触动不小,小龄琴童以哥哥姐姐为榜样,练琴更主动了;有的哥哥姐姐看到比自己更厉害的弟弟妹妹,也要争一口气……毕德荣教授说,好的老师会注重孩子技术和兴趣两方面的提高,这样不仅让孩子更主动,而且也锻炼琴童的胆量。

别让孩子看到乐器就害怕

“考级不是证明孩子学琴水平的唯一方法。 ”毕德荣教授说。 “孩子长大后,当痛苦失意时,愿意并且能够通过弹奏来疏泄情绪;当开心快乐时,能演奏自己喜欢的乐曲来表达心情,这就成功了。如果让孩子考完级后,从此一辈子不碰乐器,看到乐器就害怕,那何来成功之说? ”

值得提醒的是,部分家长让孩子跳级考,如果跳过的级别相差太大,可能会引起孩子的焦虑情绪。如果要参加考级,级别的提升不宜过快。毕教授说:“孩子压力太大,自然会抗拒学琴。 ”

有意思的是,钢琴考级现场,倒是小龄的琴童更落落大方,无所畏惧。监考老师说,大龄的琴童,已经开始明白事理,家长、老师对自己的要求,面子、攀比的因素也开始显现,这些都可能导致其产生一定压力,反而导致发挥失常。


本文来自:逍遥右脑记忆 http://www.jiyifa.cn/xuexi/350192.html